小庞友i

炽热的夜晚

如果我说不吻你不罢休,谁能逼我将就, 这首音乐执着着而美丽。

矛盾 恐惧 残忍 畏罪

谁有 胆量 手刃 伴侣

明知应当割爱 但我心虚

谁又可以分手分得清脆

你放任地流泪 谁在催

天也知我们再拖会粉碎

堕进反应堆 还甜蜜甚麽 想斗累

天也知我们昨天已死去

但你不允许 仍然在伪装 进睡

烦恼 焦虑 还在 作祟

慈悲吹熄勇气 没法捐躯

临阵心软讲不出这一句

我似捏着刑具 谁在推

天也知我们再拖会粉碎

堕进反应堆 还甜蜜甚麽 想斗累

天也知我们昨天已死去

但你不允许 仍然在伪装 进睡

离别是控罪 宁愿被判罪

青春一闪已过 怕你被年月拖累

来吧别畏罪 十年後没眼泪

手要狠 要你恨我

才忍心糟蹋你 令你心碎

随便找个女伴疯癫一晚

拍照後便沉睡 明白吗

天也知我们再拖会粉碎

堕进反应堆 还甜蜜甚麽 想斗累

天也知我们昨天已死去

下这种杀手 无疑是善举